华西都市报 -A9 宽窄巷-
A9宽窄巷
  • ·我更爱你饱经风霜的容颜
大家都在看

扫一扫

下载封面新闻APP

体验更多精彩

我更爱你饱经风霜的容颜


  一直保持着稳定拍摄量的许鞍华又出新片了,《明月几时有》作为许导演最新的力作,是献礼香港回归20周年的主旋律影片。这部电影取材于真实的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以香港抗日史上著名的“东江纵队”真实事迹为蓝本,讲述了小学教师方兰和她青梅竹马的男友李锦荣、游击队长刘黑仔等人在被日军占领的香港顽强抗争的事件,展现香港沦陷下的平凡人的故事。
  许鞍华作为香港最杰出的导演之一,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华语影坛最杰出的女导演,她所拍摄的电影大多数都是以香港作为背景的。所以尽管《明月几时有》是一部讲述抗战故事的影片,但仍旧没有脱离香港这方天地,甚至片中小男孩长大之后的职业也只是一名最最普通也最有特色的出租车司机。许鞍华的视角几乎不会离开这片土壤,也为观众还原了香港的精气神。

A

她的片
奇迹:无一伤亡的“秘密大营救”

  香港从1941年12月到1945年8月被日军占领,在香港陷落之后不久,中共广东地方组织、香港地下组织和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经过周密的计划,成功营救被困在香港的上千名进步文化界人士、重要的爱国民主人士以及国际友人。大营救过程中,无一人受伤或被捕,赢得了国内外各界人士的赞扬。著名作家茅盾称赞这次抢救工作,是“抗战以来最伟大的抢救工作”。
  电影《明月几时有》的开头就是一户普通的香港家庭开始的,周迅饰演的方兰,家里租了房子给作家茅盾。日军占领了香港之后,大肆逮捕抗日爱国人士,包括茅盾、邹韬奋、何香凝等数百名文化界知名人士和民主人士都受到了特务和日军的监视。
  1942年元旦前夕,由于港九的粮食、燃料供应匮乏,日军决定近期疏散一批港九居民到内地去。掌握此情报后,东江纵队迅速展开了营救工作。其中,廖承志、连贯和乔冠华三人先行突围离港,一路仔细研究了从九龙到东江抗日根据地的路线、警戒等情况,最终确定了从九龙撤出的两条路线。
  元旦过后,紧张的“偷渡”工作开始了。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派出海上护航队,用3艘小木船把爱国民主人士及文化界人士分成数批,从香港“偷渡”到九龙,通过日军封锁线,安全到达宝安白龙根据地;或从九龙西贡村乘船到宝安大、小梅沙,再转到坪山根据地;或乘船到汕尾或澳门转移。
  1941年1月11日,化装成难民的邹韬奋、茅盾等一行20多人,有的身背一袋小米,有的身穿破旧的衣服,把眼镜、钢笔这些容易暴露知识分子身份的东西都藏了起来。在交通员的带领下,穿过九华径到达荃湾,继而北上进入大帽山区、元朗等地,最终安全抵达了抗日根据地。整个营救的过程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千余名抗日文化名人、爱国民主人士及家眷、国际友人,就这样在抗日游击战士的护送下从香港神奇“蒸发”,无一人被捕。
  惊心动魄的营救也给这些文化界知名人士留下了深刻印象。戈宝权、柳亚子、乔冠华等人在1949年后还多次撰写文章和诗歌,回忆并纪念这次营救以及在白石龙村的日子,茅盾更是称赞此次营救为“抗战以来(简直可说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抢救’工作”。
  不仅如此,东江纵队还积极协助其他国家,先后从日本战俘集中营中救出英国人20名,美国人8名,印度人54名,丹麦人3名,挪威人2名,苏联人、菲律宾人各1名。

原型:
方兰有,全才“李锦荣”无

  在《明月几时有》中,有一个完美得堪称BUG的人物,方兰青梅竹马的男友李锦荣。“会说日语、英文,会做菜,会跳舞,还会写诗”……堪称全才的李锦荣虽然是给日本人工作,但实际上却成为整个东江纵队情报系统的消息主要来源,最后让方妈、富家大小姐、甚至是酒吧女都被日本人关押起来的那份情报,就是李锦荣亲手油印。不仅如此,在日本军官以性命逼迫之下“7步成诗”,最后被日本军刀砍了两下仍旧一声不哼充满了正气,再加上霍建华那张无欲无求的老干部脸,除了“自带主角光环”之外,完全找不到词汇来形容。
  那么,这样一个人物到底历史上有没有原型?
  历史上的李锦荣是港九大队的一名交通员,曾参与护送营救文化名人行动。与电影中的人设为方兰男友不同,李锦荣和方兰只是东江纵队港九大队的同志,并不像是电影中那样,有感情方面的纠葛。他跟春夏扮演的富家千金一样,都是那个年代在暗处抵抗侵略者默默牺牲的地下党特工的代表。
  李锦荣没有原型,但是女主角方兰有。就像是影片末尾方兰拥抱刘黑仔时说的那样:“我的真名叫做孔秀芳”。这句话既是电影台词,又是点明了历史中方兰的真实身份。
  在电影中有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就是方兰为了保护市区中队和短枪队,决定放弃营救母亲。这一个故事是根据真实历史改编的,方兰的母亲冯芝在渡海执行送情报的任务时被日军宪兵逮捕。游击队员们摸清了情况,制定了行动方案,准备武力强行营救。方兰压抑着对母亲的深厚感情,强忍悲痛,果断地制止了要付出极大代价的营救行动。冯芝在狱中坚贞不屈,当敌人问她是“什么人”时,她自豪地回答:“我是中国人”。最后被日本海军刑事部以“间谍罪”处予死刑。
  抗战结束后,方兰仍然以教师为职业,在香港工作和生活。1945年至1947年先后任香港地下党区委书记、九龙职工小组长、女工工作组长等,继续从事地下工作。‘方兰后因工作需要,调到广东省妇联工作。历任广东省妇联秘书长、副主任、主任、全国妇联常委、广东省顾问委员会委员等职。
  虽然在《明月几时有》中,既有彭于晏饰演的刘黑仔,又有霍建华饰演的李锦荣,但方兰最终一个都没嫁。1949年后,方兰与著名政治经济学家、《广州日报》第一任社长、原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赵冬垠结婚。

B

她的人
在她镜头下,无需做明星

  作为一名女导演,许鞍华镜头下的女性角色虽然形态各异,但各有各的美,甚至是年老之后的萧芳芳等人,都像是玛格丽特·杜拉斯笔下那种“当初您很美,但如今,我更爱你饱经风霜的容颜”。许鞍华电影中,有很多大咖,他们来拍她的电影,片酬从不计较。一方面是许鞍华在圈子里的口碑向来不错,人又谦和;另一方面则是,拍她的戏,大多能得奖。
  鲍起静凭《千言万语》得了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萧芳芳凭《女人,四十》同时斩获了香港金像奖和柏林电影节影后,叶德娴凭《桃姐》同时斩获香港金像奖和威尼斯影后。艳星李丽珍甚至也凭借《千言万语》获得金马奖影后。而文艺女神林嘉欣的第一部电影就是跟许鞍华合作的《男人四十》,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和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人,起点高得惊人。
  在电影里,这些女明星大多出演普通得无法再普通的人,许鞍华挖掘她们身上生活化、接地气、真实的一面,让她们有丰富的发挥空间。明星在她的镜头里,不需要做明星,只要做那个内心中无法企及的自己。
  当然,也有一些男明星在许鞍华的戏里得到了发挥,比如说张学友的《男人四十》,就剖析了临近中年的男性心理。刘德华是许鞍华另一个受益者,早在上世纪80年代,在许鞍华的《投奔怒海》里,刘德华获得人生第一个主演角色,这个角色也让他获得了人生第一个大奖“金像奖最佳新人”。后来,许鞍华拍摄《桃姐》的时候,刘德华投资了2000万,并且担任了主演。凭借这部电影,刘德华获得了第4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以及第31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
  虽然并不是出生于香港,但对于许鞍华来说,香港就是故乡。她所拍摄的电影,很少是讲述发生在香港之外的故事。正像是《明月几时有》中梁家辉所饰演的角色,许鞍华在拍片之前要进行大量的调查走访,而在香港这一方天地已经足够了。
  1990年,许鞍华拍了一部电影叫做《客途秋恨》。讲的是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女子葵子嫁给一名中国军官的故事:军官退伍后在香港工作,妻女则留在澳门老家;葵子因语言不通,与公婆及女儿感情疏远,在女儿晓恩的眼里,母亲是个自私自利,只懂打牌的女人。她有母亲等于没有母亲。但当二十五年之后,晓恩因为妹妹已出嫁并移民,只能无奈地回来陪着母亲返乡的过程中,她才慢慢了解母亲当年的处境。
  这部片子出动两大影后,张曼玉和陆小芬出演,特别是张曼玉的角色,其实就是许鞍华本人的一个侧影。许鞍华出生于辽宁鞍山,父亲是国民党文书,两个月大时她跟随父母移居澳门,5岁到香港;直到15岁,许鞍华才知道母亲是流离的日本人,“每个人都说她是东北人,我一直以为她不会讲广东话,又没读过书,所以不太认得中国字。”
  “人生真是奇怪,当初要不是冲动我也不会到满洲去,日本要不是战败,我也不会遇见你爸爸,人生就不一样了。”在电影里,借葵子的口,许鞍华道出了自己的命运观。这也完成了许鞍华与母亲在情感上的和解。而在《明月几时有》之中,周迅演出的最好的一个情节,也是在她决定不去救母亲的时候,一边说着道理,眼眶却红红的泛着泪。也许,这是对于母女之情的最好注解。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闫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