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a20版:特别报道 上一版  下一版
日期:[2013年12月23日] -- 特别报道 -- 版次:[a20]
“15年户改路线图”提出者陈金永:
大学生、熟练技工、其他民工分批落户
2013年12月23日



  

华西都市报记者曹筱樱香港报道
  “新型城镇化过程中,人的城镇化是关键。让农民工市民化,我们可以设定一个15年的路线图,一步步完成中国流动人口城镇化的问题。这也是美国移民改革多年来的经验带给我们的启示。”华盛顿大学教授、城市化问题专家陈金永近日接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的专访。
人物名片
陈金永:
  美国华盛顿大学地理系教授,曾担任世界银行、联合国城市化及人口迁移项目专家顾问,著名的人口城镇化研究学者,近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论坛作报告时,提出了“15年户籍改革路线图”。
  大城市资源环境所面临的挑战大多是源于城市规划和治理不当,并非人口过多所致。应该改变地方财政的收支模式,让财政收入与人口挂钩。迁入的居民在当地缴纳个税或消费税,政府财政就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多社会福利保障。
观点1:地方财政与人口流动挂钩
  华西都市报记者:您怎么看“收紧大城市,放开中小城市落户”的思路?
  陈金永:我鼓励让流动人口到大城市乃至超大城市去生活和工作。如果大学毕业生、技能型民工都能朝大城市汇聚,将会极大提升社会生产力。人口的规模化聚集也会促使流动人口向市民转型的单位成本降低。相反,“遍地开发”并不符合高效低碳的可持续发展原则,还会削弱科技创新能力。
  华西都市报记者:人口聚集是否造成大城市的资源环境问题?
  陈金永:大城市资源环境所面临的挑战大多是源于城市规划和治理不当,并非是人口过多所致。中国有七亿城镇人口,有几个超大城市是正常的,关键是如何做好规划。比如,当流动人口涌向大城市时,城市管理者就要想想该如何规划好住房和公共交通,怎样让“新移民”享受相应的社会保障。
  华西都市报记者:地方政府应该怎样处理与人口流动的关系?
  陈金永:政府应该更多强调其服务性质,比如建立社会福利保障制度、统筹推进公共设施建设等。美国联邦政府除了处理国防、外交的事务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为老百姓搞好福利保障。而中国的现实问题是,流动人口的身份和他们本身所处的环境是脱离的。深入分析,目前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大多是和土地、企业联系在一起的,没有与人口增减挂钩。我认为应该首先改变地方财政的收支模式,让财政收入与人口挂钩,迁入的居民在当地缴纳个税或消费税,买房缴纳房产税,政府财政收入增加了就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多社会福利保障。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自然就会欢迎流动人口到当地定居。
观点2:分三批将流动人口市民化
  华西都市报记者:如何推进中国2亿多流动人口转向市民化?
  陈金永:我认为用15年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从2015年开始,所有大中小城镇,首先向外地大学毕业生开放户籍登记;然后向有熟练技术、稳定就业的农民工开放,再逐步向其他民工开放。
  华西都市报记者:根据是什么?政府需投入多少公共成本?
  陈金永:粗略估算到2030年,中国流动人口会达到3亿多。用15年的时间让这3亿多人口市民化,平均每年就要解决约2000万人。可借鉴美国、加拿大等国吸纳国际移民的做法,建立一个入户的优先程序:大学毕业生是第一优先,他们既是人才也是纳税者,解决其落户问题能给社会带来明显的经济效益。然后是熟练技工及稳定的自我就业劳动者,中国的产业要升级也迫切需要他们;经过七八年后,中国国力可以为社会公平投入更多财力,普通民工市民化时机就成熟了。
  据估算,农民工每人市民化的成本大约是:小城市2万元,大城市10万元。如果按每人成本10万元、假设在余生40年内花完来计算的话,其市民化的年平均成本只需要2500元。更重要的是,农民进城后工作平均每人每年为城市创造的社会产值,肯定是2500元市民化年平均成本的数倍,这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