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版:成都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华西简介 |     PDF版 | 主编信箱 | 广告价格   
首       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版面概览   
2012年1月12日 星期
上一版3  4下一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12年1月12日 ] -- 成都 -- 版次:[ 017 ]
姚明看熊猫 大家看姚明
熊猫野放仪式形象大使姚明,昨天在都江堰冒雨护送6只大熊猫进入野放过渡区
2012-01-12

    魔码一下

    姚明放熊猫回归自然

    姚明婉拒雨伞图据@微成都微博

    设计台词:我也要姚明抱

    图据cnsphoto

    姚明夫妇

    “我要说明一下,我是‘前NBA球员’!”在昨日的大熊猫野放启动仪式现场,姚明的出现无疑是最大的亮点,面对主持人“NBA球星”的称谓,姚明如是说。

    这一次,姚明是抽空前来,也是姚明第一次与大熊猫有了亲密接触。

    现场上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对“姚明看熊猫”的话题相当感兴趣,蜂拥而至的人潮和让姚明应接不暇的问题,甚至一度冲淡了“放养熊猫”的主题。不过,姚明及时表态,

    “对不起,我今天只回答放养熊猫和野生动物保护的问题”。

    华西都市报记者彭晗侯婷婷摄影吕甲

    ●“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大熊猫,小的时候都只是在动物园里能见到熊猫,这一次能这样接触熊猫,非常兴奋”

    ●有记者向姚明提议带女儿来看“功仔”,姚明笑得更加灿烂,“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人气爆棚 长枪短炮拍姚明

    昨日上午9点,距离活动开始还有1小时,现场就围满了人。工作人员发放记者证件时,都显得手忙脚乱。

    现场一直下着小雨,接近零摄氏度的天气并没挡住大家关注姚明的热情,但这可苦了媒体的摄影和摄像记者,在掌好镜头的同时,还要腾出一只手来想办法遮雨。为了能更近地拍到姚明放养熊猫的照片,大家顾不上脚下的稀泥,扛着器材、拿着录音笔就扑了上去。

    作为熊猫野放仪式形象大使,姚明在启动仪式现场作了短暂讲话,“50多年前成都发现大熊猫是授人以鱼,今天我们野放大熊猫是授人以渔。”随后,姚明和参加启动仪式的领导一同参加了熊猫放养仪式。在熊猫馆外,姚明被众媒体团团围住,“我感觉有点冷,有点紧张,有点兴奋。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大熊猫,小的时候都只是在动物园里能见到熊猫,这一次能这样接触熊猫,非常兴奋”。

    对于这样的活动,姚明也用实际行动表示了支持,“我想,具体的内容,有饲养员,有专家,有科技工作者去完成,我们插不上手。我特别佩服饲养员,一转身我哪只是谁就不知道了,他们却能一只只都认得出来。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向全世界全人类呼吁,保护大熊猫,保护野生动物,这样的放养,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姚明说,“就像我之前说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一步一步的做,总是会有效果的。”

    带女儿看熊猫 这是个好主意

    由于本次活动并不涉及篮球方面的内容,所以关于篮球的问题,姚明几乎都没回答。但在和姚明的闲聊中,记者还是有一些小收获,他惜字如金的回答基本在火箭队的身上,“还是会看他们比赛,有时间的时候,还是会看一看。”

    在被问到女儿是否喜欢熊猫时,姚明一脸幸福地说,“我想她应该对这个还没有概念吧。”现场有记者向姚明提议带女儿来看“功仔”,姚明笑得更加灿烂,“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而作为上海市政协委员,姚明会不会就野生动物保护方面做出提案呢?姚明说,“我想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提案必须要建立在有强大的调查基础之上,才能提出一个负责任的提案。我不会光有一腔热血,只会在最合适的时候提出最合适的提案。”

    第一次亲密接触大熊猫之后,姚明说,他需要做的还有很多,至于具体的问题,“想好了之后,再告诉你们。”

    看姚明

    “熊猫不打伞,我也不打伞”

    作为熊猫野放仪式形象大使,姚明和妻子叶莉坐在大熊猫野放仪式的嘉宾席位置,开幕式在雨中进行,工作人员都穿上雨披,有的还打着伞。但姚明和叶莉手里没有任何遮雨工具,他2.26米高的个头在嘉宾席中格外显眼。基地一名工作人员看到后,拿着伞从姚明身前递去,却被他婉拒,“熊猫不打伞,我也不打伞。”他说。

    昨日下午,姚明夫妇前往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看望圈养大熊猫,并怀抱幼熊猫亲密合影。

    看熊猫

    戴个GPS项圈 走到哪儿都能找到

    基地副主任费立松说,野放过渡生活中,大熊猫的活动区域面积扩大,整个野放过渡区域300多亩林地,都是它们的活动场所,为了保证大熊猫安全,过渡区边安装了铁丝网,过渡区的丛林里装上红外线照相机。此外,每只大熊猫的脖子上还挂着GPS定位项圈,无论它们走到哪里,工作人员都可以找到。

    入住熊猫谷 “功仔”吼住全场

    昨日上午10点过,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都江堰野放繁育研究中心2号兽舍内,姚明打开装着大熊猫的木笼。“功仔”细声细语地叫着从里面走出来,和它的同伴来到兽舍外的活动区,开始了野放过渡生活。

    “功仔”一点都不怕生

    “它们柔韧性太好了,我刚进去它是背对着我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转过来了。”姚明打开“功仔”的笼子后,转身对工作人员说,“功仔”在笼子里活动自如。

    “功仔”是电影《功夫熊猫》的原型,从小和“迎迎”一起成长,都是“奥运宝宝”。它丝毫没被活动区外上百名工作人员和媒体吓到,它看了看高处的人群,顺着活动区的隔离沟来回走动。听到“迎迎”的叫声,它穿过吊床,找到“迎迎”,嘴里不时发出很低的“嗷嗷”声。

    需要长时间过渡生活

    为了让大熊猫适应物种众多的野外环境,分别同类和天敌,“熊猫谷”将放养近100只小熊猫等伴生野生动物。

    圈养大熊猫野放需经过较长过渡生活,其间还不能完全离开饲养员的照顾。基地安排了4名饲养员和1名兽医前往“熊猫谷”,新鲜的竹子和精饲料在前日上午已运达。而“熊猫谷”的全野放区在“熊猫谷”最里端,目前正在修建。

    野放训练分4个阶段 存活并繁殖才算成功

    大熊猫圈养繁殖的基本目标是建立能自我维持的圈养种群,放归自然并繁殖才是最终目的。但圈养大熊猫生存能力低下,环境适应能力差,研究人员为此计划分4个阶段训练6只大熊猫。

    在“熊猫谷”野放过渡区的生活是第一阶段,要锻炼大熊猫不再依赖饲养员而能独立生存后,选择放归目的地。

    训练中,最重要也是最难的训练,是提高大熊猫生存能力,包括觅食,找巢穴,躲避天敌,繁殖等。基地副主任费立松说,目前的“熊猫谷”已具备这样的训练条件。

    “大熊猫野放成功包括大熊猫是否独立生存、繁衍后代,后代能不能正常生存。”费立松说,放归后的大熊猫要实行长期检测。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