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版:成都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华西简介 |     PDF版 | 主编信箱 | 广告价格   
首       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版面概览   
2009年11月4日 星期
上一版3  4下一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09年11月4日 ] -- 成都 -- 版次:[ 023 ]
带着《我的故事》接生琼瑶的护士走了
2009-11-04
段仪明手拿琼瑶赠送的书(翻拍)
亲人悼念老人退休后,段仪明坚持独居医院宿舍。她总说“我能动,我能独立生活。”
青年时期的段仪明(翻拍)

  成都最老护士之一,98岁段仪明因病去世,其在有生之年想再见琼瑶一面的心愿未了

  “1938年4月19日晚8点,母亲开始阵痛,住进成都市四圣祠的仁济医院(今成都市二医院),随后在医院生下我和弟弟,我有5斤多重,弟弟比我略重一点。”——摘自台湾作家琼瑶的《我的故事》。

  71年前,身为成都四圣祠仁济医院护士的段仪明接生了一对龙凤胎,其中的女婴就是琼瑶。9年前,琼瑶得知段仪明还健在时,曾送给她《我的故事》。

  “有生之年能再见琼瑶一面”成为段仪明的心愿。然而,还没能等到这一天,段仪明就停止了呼吸。

  段仪明是成都最老的护士之一,曾在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工作。11月2日下午6时55分,因病抢救无效,段仪明辞世,享年98岁。今日上午8点30分,段仪明遗体告别仪式将在北郊火葬场举行。

  段仪明的灵堂设在成都双林中横路51号大院的家中。光影印着屋内遗像中老人的脸,她笑得格外灿烂。照片中老人身着唐装,手捧琼瑶亲笔赠言的《我的故事》,头发全白,精神地朝后梳着,脖子上还系着根大红色小花围巾。为了不留住悲伤,段家没有在灵堂里放哀乐;段家人强忍泪水,笑脸相迎每名前来祭奠的亲友。

  离世之前还记挂女儿的健康

  女婿进去看望老人,她特别交待:“先先(女儿)的身体不好,你要照管她。”

  上周星期五下午1点半,吃过午饭后,段仪明像往常一样,坐着看报纸。突然间,腹痛厉害。儿子郭恒大走过来,准备给她轻轻按摩和热敷。“我自己来。”老人忍着痛,切了两条小肥皂,沾点清油,用以润肠。然而,痛感丝毫没有减轻。郭恒大拨打了120,并嘱咐要把母亲送到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

  到医院后,段仪明被诊断为急性腹膜炎。导尿、插胃管、穿刺,每项治疗都会产生巨痛,但段仪明都强忍着,一声不吭。虽经全力抢救,但她的病情还是加重了,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女儿郭恒先去探视时,她拉着女儿的手只说了一句话:“先先,我痛哇!”在此之前,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变故,段仪明都会乐观以对,从未叫苦叫痛。清醒时,女婿进去看望她,她特别交待:“先先(女儿)的身体不好,你要照管她。”前日下午,段仪明已不能开口说话,身子愈加显得沉重。没过多久,老人就憾别人间。

  接生龙凤胎其中有个是琼瑶

  儿子郭恒大说,母亲生前的愿望就是“有生之年能再见琼瑶一面”。

  “1938年4月19日晚8点,母亲开始阵痛,住进成都市四圣祠的仁济医院(今成都市二医院),随后在医院生下我和弟弟,我有5斤多重,弟弟比我略重一点。”——摘自台湾作家琼瑶的《我的故事》。

  2002年,一名成都记者到台湾采访琼瑶时,琼瑶随口说了句她出生在成都仁济女医院。回蓉后,记者查找了大量史料,才知道成都仁济女医院是二医院的前身。医院工作人员调看当年的病历得知,段仪明是曾接生琼瑶的助产士。

  医院找到段仪明,请她回忆琼瑶出生那天有没有令她印象深刻的事情。“那天,我接了一

  对龙凤胎。”正是这个特征,最终证实了段仪明是琼瑶母亲的接生人。得知接生人还健在时,琼瑶给段仪明寄来由她亲笔签名的《我的故事》,扉页上,琼瑶亲笔题字“段老太太留念。”2002年最后一天,这封信件寄到了二医院。

  从此,段仪明的心里又多了一个牵挂的人。《青青河边草》、《窗外》、《还珠格格》等琼瑶的书也成了她的必读物。中央电视台第四套,也成了每天她坚守的频道。“只要里面出现中国台湾的报道,老太太就看得特别专注。”儿子郭恒大说,母亲生前的愿望就是“有生之年能再见琼瑶一面”。昨日,二医院党办主任覃咏华试图给琼瑶打电话,告诉她这个消息,但对方的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把医院当家儿女起初不理解

  段仪明出生于资中县一个普通家庭,几岁时,父亲去世。母亲靠做衣服的手艺,把3个孩子拉扯大。段仪明学习很刻苦,读书期间靠成绩挣奖学金。初中毕业后,她在当地一所农村小学当了两年教员。

  “到外面的世界去。”这是段仪明年轻时的梦想。19岁那年,她向好朋友借了两个银元,便踏上了开往成都的汽车,她的目标就是不收费又管饭的师范学校。车上,一名同行的女孩告诉她,仁济护校正在招生,不交学费还管饭。

  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仁济女医院当助产士。

  “在她的眼里,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女儿郭恒先年轻时,曾不那么理解,甚至有点怨恨母亲。

  段仪明的家就在医院内。即使不上班,她也不喜欢带着娃娃出门逛公园。“她总说,担心她不在会出乱子。”下班后,就呆在家里待命当“救火队员”。经常,从窗外传来急促的呼喊:“段护士长,快来帮下忙,有个难产的。”听到指令后,她一次又一次冲向病房。

  1970年,段仪明被医院安排巡医。想到半年后才能见到母亲,在名山当知青的郭恒先拦了辆货车回城。途中,遭遇了车祸,她的额头大面积裂伤,头部被撞成中度脑震荡。回到家,母亲只照顾了她3天,就撇下她赴命巡医。

  1976年,段仪明退休后,坚持独居在医院的宿舍。每次儿子和女儿劝说一起住时,她都以“我能动,我能独立生活。”予以回应。直到她94岁那年,生了一场病,这才来到儿子家疗养。

  乐观爱漂亮待侄女如亲生女

  段仪明的卧室,收拾得窗明几净。床上,一条鲜红的围巾耀眼夺目。“母亲爱美。”女儿郭恒先还记得,有一天,段仪明把一根红围巾当披肩用,遭到了晚辈的笑话。“有啥嘛,人家赵薇都要这样穿。”老人把大家都逗乐了。她崇尚天然,在阳台上种了一些芦荟,等它们长大

  后就用来洗脸护肤。有时,晚辈们使用面膜,她也吵着一起用。

  老人最爱听京戏,爱唱《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和《再见了大别山》。生前,曾多次对儿女说:“人活一世,就要图个快乐。哪怕我就是死了,都要高高兴兴地走。”

  在侄女黄应兰的眼里,段仪明也是她的妈妈。黄应兰的父亲去世早,母亲没有工作,拖着3个娃娃,一家人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在最困难时,段仪明把她们一家从资中接到成都。没地方住,就在房内安3张床,再把街沿封起来改造成房间,再搭一架床。后来,黄应兰的母亲又在段仪明的帮助下,在成都找了份工作。孩子们也陆续长大了,黄家的日子越过越好。

  黄应兰说,姨妈能说流利的英语,当年在护校求学时,两个老师是外国人,因此她的口语得到了锻炼。有一次,在菜市场,她看到两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买菜,由于语言不通,半天都没买好。她走上前去,说了几句英语就搞定了。

  □逝者简介

  段仪明,1912年3月10日出生,资中县人。1935年毕业于仁济护校,是成都市最老的护士之一。毕业后,她曾在仁济女医院、渝歌乐山助产校、成都实验小学卫生室、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工作,担任过助产士、护士和护士长等职务,1976年退休。  记者席秦岭摄影刘陈平

  报料人:梁先生线索奖:100元

  “人活一世,就要图个快乐。哪怕我就是死了,都要高高兴兴地走。”

放大 缩小 默认